当我谈‘论文’的时候我在谈论什么

当我谈‘论文’的时候我在谈论什么
  研究生毕业论文这个东西多少有点害人,不像本科论文可以应付了事,也不像博士论文这样可以长期精心准备,所谓半间不界,写的人尴尬,看的人也尴尬。想来想去,无处下笔,总觉得自己的状态跟三年前的一段时间相似,那时候为了考研俾昼作夜,而今含毫命简,枯坐无功,心情都是一个词——焦躁。当然我也得忏悔,这份焦躁有那么相当一部分来自三年虚度了光阴的惩罚,作为一个懒惰无能之辈,陷入这个泥潭也不...

摘抄本

摘抄本
  「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我若将所有的赒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Mat 13:1-3) ----------------------------------   The false society of men, for earthly greatness. All heavenly comfort...

冷硬却深刻的温柔–雷蒙德钱德勒

冷硬却深刻的温柔–雷蒙德钱德勒
第一次看雷蒙德.钱德勒的书不过是去年的事,作为一个侦探小说爱好者,购买了午夜文库版的《漫长的告别》可谓幸运。如今村上春树已经不再是我喜欢的日本作家的前三甲,但是他衷心推荐并亲自翻译过的雷蒙德钱德勒却成为了我最喜爱的小说作家之一。 雷蒙德的英名可以在许多地方得到印证,“以侦探小说进入经典文学殿堂的,只有雷蒙德钱德勒”,以他为代表人物的文风被称为“硬汉派”或者“冷硬派”,当然这指的不...